摄话

分享文字的地方。

等我瘦了我找你拍照 (倒是减啊) 


我改天找你拍照(好啊先交定金) 


等我回来我找你拍照(别呀,我这就过来) 


等我发奖金的时候找你拍照。(。。。)


等你来XX的时候我找你拍照(我现在就买机票)


等我有男朋友的时候我找你拍照(那你找啊)


等我结婚的时候我找你拍照(你倒是结啊) 


然后大招:呀!你拍照还收费啊!

2 43

相機作為攝影者身體延伸的一部份,一旦抽離,攝影者便失去凝結時空與隱身遁形的魔力,成了一個焦慮的遊魂,被放逐到原本以相機隔離起來、只使用眼睛的世界,而出現感官上的一種奇妙的不安全感。(李威儀)   

26

“生活本身就经过润色,化妆,服饰,都在把你“修”成你想要的样子。”

 ————丹金(Pascal Dangin) 

5

吳俊俊・LoFoTo:

“从地面升到空中,是艺术最修远的路途,是离开嘈杂后欲言又止的沉默。”

《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严明

————————
2014.8月 成都 都江堰

41

“多大的主题也莫大于时间的主题;一切悲怆的故事,莫不是时间的故事;最浩大的成本,莫过于时间的成本。”

————————
严明《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1 23

关于那些恐怖的影像——任悦

(先自言自语:很多喜欢在网络上“发善心”的圣母们其实可以认真看看这篇文章,关于如何去应对媒体在传播残酷事件的直观影像时,你们那颗易碎又无比主观可笑可悲可怜的玻璃心)

我把自己喜欢的段落加重了

————————————————————————————————


关于那些恐怖的影像


若干年前,读到一篇关于911灾难照片的论文,里面提到那张著名的《坠落的人》(The Falling Man)——无疑,这又是一张让美国媒体非常尴尬的照片——许多人选择不发布这张照片,理由是信息不完整,不能获知画面里男人的名字,以及最重要的是,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原则,担心让家属看到...

99

我们都在真相面前尽力挣扎。

不仅要面对自身对于新闻事件的控制。

同样还要面对麻木不仁的观众。


39

最后,我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影像越来越开放的社会,却反而日趋封闭。这是一个只许看,不许拍的世界。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对那些报道摄影师致以敬意。他们的镜头对着别人,并因此穿行在敌意的目光中,时常听到的是你别侵犯我的肖像权的骂声,背负着的是各种伦理道德的谴责——还有谁会这么委屈自己?你会发现,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1416教室 任悦

3 39

你环视周围世界每天所发生的事,就会知道,让不同的人形成沟通,达成理解,该有多难。纪实遭到各种诟病,比如藏在符号体系后的意义附加,比如拍摄一群人给另一群人看的时候之强权掠夺,但是,我们真的就要就此走向全然的虚无么?“纪实”也是被建构出来的符码——面对那些因为自己的这种发现、这种宣称,而感到沾沾自喜的人们,我们的镜头还能对准现实么?

——1416教室  任悦 

13

喜欢哪一个摄影师,应该是喜欢这个人(他的大部甚至全部)。否则这个问题

就只是出自社交需要,答案没有任何意义,人们需要这个答案目的是为了折射

你的阶层和群属。比如,作为一个记者,你一定要喜欢卡帕,至少也要是史密

斯。 ——  1416教室 任悦

7

吴俊俊・LoFoTo:

山、书和孩子。(2013.6)



110

对摄影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它是不是艺术,而是“当代最真实的记录”。——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

(其实对于这句话,我个人认为不能对于所有摄影形式一概而论,但是对于纪实摄影人来说这句话不会过时)

18

没有语境的照片,实在放荡不羁。不过,其实这也是我喜欢instagram的原因,当我只发图不说话的时候,人们都会把我的世界想象得很美好。

                         ——  任悦 1416教室 

7

吴俊俊・LoFoTo:

这样赤裸的假人似乎成为了大部分扫街党包括我在内只要在大街上遇到了就忍不住要拍的东西。

这些东西在我看来似乎就像是某种社会情绪的符号化展现。

而所谓的意义就在于不同的个体对其不同的感受吧。

60

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在我看来,我们的现实生活在不断坠入黑暗,在这样的

环境里,在故事里寻找艺术,那所谓的艺术恐怕只是一种毒品,在你觉得走投

无路的时候来点儿劲儿,但那之后,更是无尽的黑暗。

 ———— 任悦  1416教室

12

照片中瞬间的不确定性或者无意义性,是由瞬间自身的特质决定的。


意义来自事物的发展,时间的延绵。


时间给意义以方向。


瞬间拍摄的相片如同将一个(或一组)音符从一部音乐作品中截取出来,


脱离了时间,也就脱离了旋律,这些音符原有的意义被剥离,


剩下的是等待被放入其他时间流中再次获得意义的机会。


  —————   摘自《摄影世界》2013年11月号——《消失与消弭》高俊

8

————————————

    “无人肖像”,乍一听别扭的很,其实肖像与人确实不必到“形影不离”的


地步。与其拍头拍肩,还不如拍拍主人的卧室。观看者从卧室的点点滴滴中总


能将主人的喜好猜的八九不离十。毕竟,我们总是喜欢收集自己喜欢或感兴


趣的东西放在身边。关于这些事物的照片可能比你的脸更能表现你的个性。



5

  ————————————

     没有快门装置的人类的眼睛,必定只能适应长时间曝光。从落地后第一次睁

开双眼的那刻起,到临终躺在床头阖眼的那刻为止,人类眼睛的曝光时间,就

只有这么一次。人类一生,就是依赖映在视网膜上的倒立虚像,不断测量着自

己和世界之间的距离吧。

12

《虚之像》

节选自杉本博司的《直到长出青苔》

——————————

Q:听说屏幕上的白光,是花了一整出电影的时间拍下来的结果。

       那电影呢?

A:电影就是放映着,相机则看着电影。

Q:相机看了整出电影,却什么也没拍下?

A:并不是没有拍下,而是拍太过了。

Q:因为拍太过,所以全变成光了吗?

A:与其说电影在屏幕上放映,不如说电影被投映在屏幕上,

       然后再望“空虚”移动而去。

Q:这样问似乎有点离题,但是,相机和人类的眼睛。...

6

《昼之校,夜之校》节选7

————这是因为自己想这样,还是环境、或者拍摄对象改变了你呢?


      这完全是自己内在的东西导致的。无论拍摄对象如何变化,我都不会随

着拍摄对象改变自己的方法或者观点。但是,我现在带着相机去新宿的时候

,仍旧会忐忑不安、提心吊胆,这方面完全没有变化。就像刚才所说的新宿

也没有怎么变。即使有人有不同意见也没什么关心,重要的是观察的一方,

即是你们的看法。看的人会不由得进行比较。



       我现在仍旧不停地在拍新宿,偶尔也会畏缩。如果真...

4

不论是文字还是图片,个人表达通常都过于注重自我反思,显得太过于主观


结果导致与他人交流时困难重重。对于无法理解的事物,人们易产生厌恶或


惧情绪,因此若作品晦涩难懂,就会令人反感。但在脱口而出进行批评


之前,你应去弄清楚产生厌恶情绪的缘由,仔细研究作品,力图了解创作者


的意图。这样,虽然也许你仍然不喜欢这件作品,但你或许能从中学到一些


东西,至少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它。历史证明,盲目的偏见要比任何一


次艺术运动都危害深远。记住:只有通过探索新的和令人振奋的可能性,你


才能发展自己的创造力和思维能力。

7

《东京日和》

 五月十四日

————

拍摄NHK趣味百科

《近未来写真术》。


六月十九日播放。


我         深爱     的              阳子


从早稻田地铁站口出来,朝AaT Room

反方向走,淋了一身雨。


抱着黑猫的少女。

 (此处为一行看不懂的文字)...

7

《昼之校 夜之校》——森山大道 节选

巍廉胖子·LoFoTo:

……

       然后25岁当了自由摄影师,终于清醒过来了。在细江老师那儿三年,老师的工作多得数不清,我的助手生活也因此非常刺激。但一变成自由摄影师,工作一个也没有,突然就闲了。照片也没怎么拍,老婆孩子却一下子都有了。说实话回过头来看,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总之是这边骗一下那边骗一下,话虽然听起来难听,但我真觉得我的人生是一直骗过来的。嗯,与其说是骗,应该是给人家添了很多麻烦。


——    顺便想问下,现在也这样吗?...

21

《昼之校,夜之校》节选6

———— 每天去那些街道,有意识地进行拍摄,您不会“厌倦”吗?即使感到厌倦的时候你仍会拍吗?


    当然会受当天的心情、身体状况等情况影响。有时走在街上脚下无力,因

为人毕竟不可能像机器那样。即使这样,有的时候走着走着,自己渐渐放松

相应步伐也就顺了。这样的话,自然就能轻松进入拍摄状态。这种状况还是

蛮多的。然后难得也会有实在不想拍照片的日子,毕竟我也是人。这种时候

我就放松下来,会看看书,或随便看个电视、喝个酒,做一些再普通不过的

事。


   只是手里不拿相机走在街上的时候,我基本就是无精...

6

尽管摄影同电影电视经常交叠,但是在应用中却泾渭分明。媒介的选择是由

是否切合你的想法所决定的。如果电影、电视或者音频,比静态的摄影能

更有助于你交流思想,就用电影、电视或者音频。穷尽摄影之所及,但是

不要期望它去做其力所不及之事。为达到预期效果,不必惮于使用多种媒

介(比如拼贴画、照相雕塑和手工着色等),但是要谨记,若在使用媒介时

,过于追求花样百出和雕虫小技,作品就会显得肤浅。浮夸的技巧缺乏实质

涵和持久影响力,会破坏你的拍摄意图。

4

《昼之校,夜之校》节选5

——森山老师,您每天是怎么过的?您是怎样赚钱糊口的?


   我的话,从以前开始就基本没什么工作,或者说接不到工作。偶尔会有杂

志的工作,但很少。所谓的“专业摄影师”一般都会接到工作,发挥专业才

能,生活也就不成问题。我几乎接不到这种工作。结果,我在做什么呢?基

本上只是到处游荡拍自己想拍的照片。而且,一接到工作我就感觉身体就会

哆嗦逃避,于是我的时间都用在拍自己想拍的照片上了,并且一直以来我和

摄影的联系也是围绕这个展开的。就是这样,突然一接到工作,我反而会紧

张,想要逃避。所以,对方好像有看头我这一点,基本不会找我拍照。


  ...

3

《昼之校,夜之校》节选4

———说起来,关于这方面,摄影好比一个人在行走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恩,是这样的,我觉得没有好坏之分,就是这件事,每个摄影家都抱有

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美学观点、方法论等,将这些都汇总综合转换才是摄

影。


      只是,制作摄影集的时候我多少会考虑得更严格些。所拍的每一张照片

都是对外界的碎片复制,可以说包括我在内的摄影家都是这样日日夜夜将无

数的外界进行复制收集着。在此之上,以出书的形式,第一次将现在为止零

散分拍的片段影像,通过自己...

3

不久,你将会发现一些特点会在摄影中重复出现。


也许是因为你总是从同一个角度或距离进行拍摄。


也许是因为你总是拍摄同一类型的人物、事件和地方。


同样的的氛围和基调在你的影像中一再出现,相似的形状和格式成为重复出现的基本图案。


你要试图从照片中识别出突发主题。


主题更多的是与拍摄方式而非拍摄对象休戚相关。


换句话说,同你看世界的方式——你的个人视野休戚相关。

8

《东京日和》

五月十三日

————

牛肉饭。

啤酒。


一天都在拍多云的天空。


中午,给林真理子、杉浦日向子打电话。

旁晚,由美子打来电话。

晚上,给庭濑博士打电话。


                                   ...

5

《昼之校,夜之校》节选3

————我觉得森山老师在政治和社会方面也受到很高的评价,您在拍这些内容的时候,是无意识的吗,或者说是很随意地拍的吗?


          不管怎样,我并没有把社会、人、政治当做摄影的主题去考虑。考虑主题的话就有可能被它

束缚,我不喜欢这样。也有很多人是根据主题来思考的、拍摄照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因

为人各有不同。只是我觉得街道所有要素混杂成的无数个主题乐园,所以没必要刻意设定主题。

如果设定了什么主题,照片的可能性就会变小。而且我也并不那么相信照片的有效性。


 ...

14
 
1 / 2

© 摄话 | Powered by LOFTER